周叶 only <3~
Love them so much!

【周叶】有种绝症叫做一见钟情[一发完]

阿迟:

*脑洞大如黑洞系列

*再爱我一眼

*失忆梗与一见钟情梗对撞


窗帘大开,浮光映透微尘,周泽楷在一片混沌中醒来。床褥的 触 感很陌生,房间的布置也很陌生,连他身边躺着的人都是那么的陌生。

可是,最最难以言喻的恰恰是这些陌生的东西,尤其是这个陌生的人。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对方乌黑的发丝软倒在枕头上,搔过他的肌肤痒到心里。应该远离这陌生的一切包括这个貌似亲密无间的人,但他却去握住了那人漂亮的手掌。

非常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就像是无数个日夜里,周泽楷握住这只手将所有不兼容的东西都一一磨去。

有一种感觉叫作最初的怦然心动,又叫作一见钟情。

他突然就想忽略掉一切的陌生和不适应,就这样安静地看着窝在他怀里人,什么多余的都不去想,只有心跳不停加速的声音萦绕在耳边,不断汹涌澎湃的血液淙淙流淌,跃动的脏器分泌出让人浑身绵软的成份,叫人情热不已。

然而心跳的加速并不会让人陷入沉眠,只能是越来越精神,周泽楷小心起身不愿打扰到另一个人。

时间是多久这样的事情他完全不了解,不论是精确到时刻的分秒还是……年份,直到他站起来看到了床头上的照片。

床上的人与他并肩立于高大的榕树下,阳光斑驳投在他们身上有种脉脉温情。

但照片里的人又不像是他自己,因为他才17岁,没有那么成熟的脸孔也没有那么沉稳的气质。

紧接着以上的这些东西全部被他推翻,因为周泽楷看到自己的双手,修长的好看的手,不同于他记忆中昨天受过一点皮外伤的手。这双手更加宽厚,能包裹住另一双小上一点的手,比如与之无比契合的那双。

床上的人蹭蹭暖和的被子,初春的气温刚刚好。周泽楷转头去看,就见到刚才还睡着的人坐起身来,头发胡乱翘起。

“小周,早啊。”

那人眼角满是笑纹神色还朦胧着,周泽楷像喝了一口掺了蜜糖的白水一样,有点甜又不腻人。

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只是没想到一瞬间就被那人察觉到不对劲。

“你还记得我吗?”那人用一种习以为常的语气问着,如同在问‘今天你吃饭了吗’一样顺口。

“看来你又失忆了。”

他的笑容充满了无奈,却没有任何不好的情绪表露,眼睛透射出一种温润的沉静,像一块玉石。

关于未知的事物,人们总是比已知的更加惧怕,周泽楷之前没有那样的情绪是因为呆在叶修身边莫名的令人心安,现在则是把所有的未知都摆在他的面前让他知道,他所经历过又遗忘了的。

周泽楷已经27岁了,不是17岁。

他所经历的十年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

或许是看出来他的迷茫与无措,叶修递给他一杯凉白开暂时没有出声去打扰。

事实上最近一年来的每一天,叶修都是如此度过的。从一开始的不可置信寻找治疗的方法,到现在的习以为常顺其自然,他经历太多风波。

好在似乎一切都没有出现大差错,还意外的体验了一把大叔和小伙子谈恋爱的感觉。

17岁的周泽楷,是他们俩相遇的那年所见到的,见面就是一记直球,非常诚恳又让人难以置信的告白。

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我喜欢你。”青涩又俊美的男孩低头,认真的语气令人相信他说的每句话,包括这句荒诞得难以置信的话。

我已经喜欢上了你,但我知道如果可以我会一直对你一见钟情。

周泽楷从来都是毫无保留的对他说着真话。直到这个与他走过九年风雨的人每天都失去记忆,叶修才知道情话一般的言语真实的让人颤抖。

那并不是情话,而就是实话。

和每一次都一样,眼前不再成熟稳重的人眼中是懵懂的热切,和一年前已经老成的恋人静水流深不同,没有什么大波动的脸上那双轮廓流畅漂亮的眼睛里所有的思绪不加遮掩。

很喜欢你,很爱你,想要和你在一起。无时无刻,在用动人的眼神诉说着这样的话。

这是属于十年前的周泽楷表达感情的方式。

当生活归于平淡,叶修都不再记得以前的他们是以如何的模样去做事以如何的心情去做事时,老天给了一个机会让他重新感受。

感受热烈绚烂如烟火的青年时代。

携手走过的大街小巷,人群中相握的手,天上难得的星子,还有小心翼翼走来笑得腼腆的爱情。

关于梦想,关于青春,关于你。

在这样一个周泽楷面前叶修想要不修边幅的出现都难免觉得不好意思。

他抹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压平那些乱来的毛,打开床头的抽屉取出一本老旧而厚重的日记本。封皮上色彩是用初蘸蓝色水粉的笔画下的浓蓝,岁月铺陈的微黄像是打在上面的阳光,而背面是一大朵一大朵烟丝交织的白云,有点点的蓝透出来。

白云堆里泼浓蓝。

“这是你写的日记,前半部分是你17岁之后我们俩谈恋爱那年写的,后半部分是你失忆的这一年里写的。不相信的话可以写几个字做对比。”

叶修已经不会在周泽楷面前换衣服了,就穿着宽松的睡衣坐在椅子上打哈欠吐词含糊不清,他说的话周泽楷却每个字都能知道。

周泽楷迟疑一瞬,小心的翻开看起来经不起折腾的本子,扉页上和他自己相同的字迹用缱绻温柔的笔画写下一行字。

记忆不再属于我,爱你的心情永远属于我。

他很难想象这是自己写的句子,从小到大周泽楷没有对其他任何人产生过火的感情,除了一改困倦看着他的人。

似乎有什么不对就会立即朝他走来。

指尖被微微烫到了似的,他忙得翻开下一页。马上,潇洒清俊如周泽楷这个人一样的字体工整郑重摆在泛黄的纸页,恍惚一扫全都是描写的自己对某个人的心意。

时间是十年前。

这一页另一面是倒过来书写的,日期大概是……他看了看床头上方挂的时钟,有日期显示。

一年多前的写下的,那时应该是他第一次失忆。周泽楷想知道这过去的一年里,无数个自己是怎么样度过短暂又无措的一天。

他倒转了日记本,余光里叶修斜倚在软椅上,像是觉察到他的目光,笑容都要从眼睛里溢满,不自觉的周泽楷开始微笑,身体也被熏得暖洋洋的。

字迹还是发生了变化的,比起17岁的他要内敛不少,更显风骨。

周泽楷看书的速度一向很快,记录满满当当的一天被他用了短短一分钟仔细摸索,日记中之后的几天里情况和第一天相似。

第一眼就品尝到的喜欢,还有带着周泽楷去医院的焦急叶修。前几天过得并不怎么美好,那一个周泽楷却还是在日记里写下了快乐与幸福。

虽然不记得是怎么在一起,现在已经在一起了反而让人欢喜,才刚刚喜欢就已经得到,果然是上天给的恩赐吧。

这些文字慢慢的变得不再是甜蜜中混杂着苦涩,而是一点点的只剩下甘美,叶修一直是个不强求的人。

任何一种得不到的东西去讨要都是强求。

叶修又是那个享受生活的人了,他只会拉着周泽楷去到花店里帮忙,走过他们以往几年共同走过的街道,或者是某一天出现在郊外的田野里看天上盛极的繁星。

周泽楷知道两个将近三十的人怎么都不可能再有这个心思去做怎样轰轰烈烈的事,这样的生活却是他自己向往的。

一杯白水里加上点甜,个中滋味足够眷恋一生。

那么最初相识的一年,他到底做了什么?一需要一个倒转就可以知道。

但那对于周泽楷来说近乎虚幻,就连刚才他也是像看故事一样粗略看完了最近一年的经过。

叶修起身,周泽楷抬头。那个人拿起衣服似乎是要换下睡衣,见他看过来唇角微微上翘,因为唇肉饱满的缘故看起来像是索要亲吻。

不是令人惊艳的模样,却处处是精致的细节。

“等会儿去花店,你要一起吗?”叶修很相信周泽楷能够接受这些,“现在我们的城市样子变了很多。”

只有有人走进屋子就会知道是一对恋爱更甚者是一对夫妻住在这里,除去颜色就一模一样的漱口杯和牙刷,两根成对的毛巾,到处都是两个人生活的痕迹不是能够作假的。

他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住了很多年,虽然没有记忆也值得雀跃,那种根本不会被抢走的雀跃。

周泽楷发现镜子里的脸果然是照片里那样,现在17岁的他占据这幅身体,眉宇间的青涩显得突兀。果然一眼被看穿也不是什么难事。

衣服换下来穿上据说是昨天购买的衬衫和风衣,青年挺拔修长的身体线条流畅,人比多年前的他更加的清俊。

“果然就是这点不好,现在都是我开车啊。”叶修手指敲打着方向盘,对周泽楷说着无伤大雅的话,“可不能再把车交给17岁的小朋友来开了。”

看到顶着一张成熟面皮的恋人满满的腼腆,总是会忍不住去打趣逗弄,也会忍不住去关爱。

叶修经营着一家开在靠近市中心的花店,店面本来就是他的,所以没有了高昂的租金加之个人能力谈不上亏本,反而因为价格便宜公道不但赚了钱还很悠闲。

曾经他重新装修过花店,周泽楷惯性失忆之后他又把它变成了原来的样子,除了有些新以外到没什么太大的不同。

在这座日新月异的城市里,很多东西都发展的面目全非,叶修希望周泽楷能因为看到熟悉的事物减少一点不安。

叶修是个很好的爱人和朋友,喜欢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好浸入别人的四周,这样的人一旦拥有会像上瘾,舒适的难以戒除。

而周泽楷他懂得发现事物的本质以及珍惜。

店里花儿被喷上水,滋润的更加娇艳动人,初春已经开始回暖,尽管没有了根茎它们也充满活力。

有一种花很少,周泽楷存在的记忆别的花店从来不会有这么少的勿忘我,这种名字都刻写着浪漫的花向来受人欢迎和宠爱。

仅仅一瞬间他就知道是为什么。

恋人之间最珍贵的除了彼此就是走过风雨的回忆,细数过去是一件窝心得让人会心一笑的事情。叶修却不可以,他需要考虑到失去记忆的周泽楷的心情。这样的病症,受伤的不仅是关系亲近的人还有失去记忆的人。

叶修很久都没有回忆过去了。

“对不起。”

周泽楷这样说道,眼神暗淡。

“没有什么。”叶修哈了一口气,空气里水汽凝结成白雾。

“ 任何人都会遗忘,你只是特别快而已,只要你还是周泽楷又有什么不好。 ”

就算没有办法再回忆过去,他们还可以展望未来,或许有一天周泽楷会想起一切,或许不会。但那都没有关系,他还是会一直怀抱着爱恋接受这个人,只因为周泽楷永远都是周泽楷。

那个会按照朋友的建议在山顶约他看星星,结果当时下起了雨,不考虑自己只会固执的把他护在怀里的周泽楷。这样就足够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何况这个人用着眼神告诉他。

——我会一直爱你。

“我会一直喜欢你的,一直。”周泽楷还是那个羞于言爱的人,只会说着喜欢心里却埋藏着爱。

“我知道。”叶修认真回答着。

是的,他知道。原来只会一笑置之的叶修清楚的知道这样一件事。

“说起来,现在我很喜欢薄荷。”叶修正在摆放着不起眼的薄荷叶,手指轻轻划过那些脉络,他脸上没有笑容。

那双微笑的眼睛却是最美丽的风景。

周泽楷恍然间一眼就看到了墙上的花语牌中关于薄荷的那一个,它花语是……愿与你再相见。

我会爱你,会跟你在一起,不因为共同走过什么,是因为你还是你,是成熟后依然对我怀抱着同一样心情的你,永远对我燃起热情的你。是因为17岁在我面前跌跌撞撞又什么都能抛却,说着喜欢我的你。明明最喜欢就是当年的你,能够再次感受这样的你,怎能不欢喜?

眼皮一片被阳光照射到的金红,空气中满满的薄荷清香,有些凉意。

周泽楷眼前是陌生的房间,身下是陌生的床褥,旁边是陌生的人。

“早啊,小周。”那人苏醒了懒软地坐起身来,然后压平自己乱翘的头发,等到终于睁开眼时他看见了一双会微笑的眼睛。

心跳无比错乱,血液像是喷薄欲出。

只要是叶修,周泽楷依然会怦然心动。

——

记忆不再属于我,爱你的心情永远属于我。

end

评论
热度 ( 696 )

© Amaranthe | Powered by LOFTER